武汉理工大学武汉理工大学汽车工程学院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友文化 > 校友风采 > 正文

贺恭: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作者: 来源: 日期:2015/5/14 8:52:12 人气:531 加入收藏 评论:1 标签:

 

 基本信息:

    1943年出生于内蒙古丰镇市隆盛庄镇, 1967年毕业于武汉工学院动力专业。毕业后分配到云南水电工地当了一名风钻工人。

历任云南省电力局办公室副主任、副局长,漫湾水电站管理局局长,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副总经理,国家电力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中国华电集团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

 学历介绍:

一位苏联飞行员负伤失去双脚后,矢志不渝,重新飞上蓝天的故事曾深深打动了中学时代的贺恭。从那时起,他觉得只有飞上蓝天,才能实现自己远大的理想和抱负。为此,贺恭不懈地努力着。整个中学时代,他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

然而,事与愿违。1961年高考,虽然他在全校二百多名考生中第一个交卷且成绩优异,但梦寐以求的哈尔滨工业大学航空专业却没有录取他,献身祖国航空事业的理想破灭了。内蒙古工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使他的理想转了轨。

贺恭说,从那时起,他的蓝天梦变成大地梦直到水中梦。

大学期间,依然艰苦朴素、品学兼优的贺恭并不是个书呆子。他多才多艺,无论是在内蒙古工学院,还是19648月,国家调整高校专业,贺恭所在的动力专业被调到武汉工学院,他都是学生会的文体干部、舞蹈队队长,他创作的舞蹈曾两度获奖。

 工作经历:

好男儿志在四方。1967年,24岁的贺恭大学毕业后积极响应国家提出的“面向基层,面向边疆,面向工矿,面向农村”的号召,怀着一颗报效祖国的赤诚之心,奔赴遥远的祖国西南边陲—云南,被分配到水电工地当了一名风钻工人。

  云南境内水力资源十分丰富,雄奇险峻的高山峡谷中,奔腾着闻名于世的澜沧江、怒江、金沙江。水电站大多建在峡谷中,这就意味着从事水电事业的工程技术人员将一生追随江河。

 以礼河是金沙江的一条小支流,位于云南省东北部,全长40公里,落差却有1600米。当刚刚跨出校门的贺恭乘着大卡车,沿着陡峭的盘山路前往以礼河水电站工地时,被路旁悬崖下咆哮翻卷的河水吓得头晕目眩,双腿打颤,他不敢睁眼,更不敢往下看。

 事业、生活之路,就这样在贺恭的脚下延伸开来,在云南这片热土上,他娶妻生子,一呆就是27年。

急性子的贺恭把在金沙江、澜沧江支流,甚至是支流的支流上建水电站,戏称为“小鸡小窝”。多少个傍晚,坐在金沙江边,他的眼前宛若出现了巍巍矗立的大型水电站,仿佛看到了村村寨寨各民族的男女老少在光明中笑逐颜开。望着不舍昼夜、白白流走的巨大水力资源,听着惊天动地震撼灵魂的涛声,他心急如焚,这流走的分明就是煤和油哇(煤、油均可发电)。在大江大河干流上建大型水电站,成为他魂牵梦绕的理想。然而,在当时,我国经济薄弱,技术水平落后,这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梦想。但倔强的贺恭坚信,这一天不会太远。

贺恭曾是一个出色的学生,走上工作岗位,又成为一个出色的水电工作者。他思维敏捷,雷厉风行,工作扎实,勤奋吃苦,在云南的水电建设大军中崭露头角。随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干部“四化”标准的提出,贺恭脱颖而出,1980年,经云南省省委批准,他被提拔为省电力局办公室副主任,19834月,又被任命为省电力局副局长。39岁的副厅级干部,在80年代的全国电力系统中极为少见。

对此,贺恭十分平静地说,他的工作和取得的成绩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自己赶上了机遇,遇到了执行党的政策的“伯乐”。

命运之神似乎故意考验这位分管电力生产与经营的新局长。1983年,云南省因煤炭供应紧张,大水电站水库蓄水少,电力十分紧张。夜晚,省会昆明市到处黑灯瞎火,省委大院用来发电的柴油机的“突突突”声,敲击着贺恭焦虑不安的心。

    很快,人们看到,一个衣着朴素,留着小平头的年轻局长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发供电企业一线,出现在工人中,出现在基层干部中,有的变电站只有两三个人,又坐落在海拔几千米、人烟稀少的崇山峻岭中,贺恭也一定要攀援而上,向值班人员了解情况。半年时间,他风里来雨里去,调查研究,将全省的电力情况,每条江河的位置、落差、长度……一一装进心里,然后针对实际采取了缓解电力紧张的相应措施。贺恭执著、勤奋、平易近人的工作作风令人敬佩,具有指导意义的意见叫人信服,因而在省电力系统声誉鹊起。

    全省缺电最严重的时期终于过去了。1984年初,省委、省政府为感谢电力局为解决全省缺电局面做出的贡献,省长亲自给电力局颁发奖牌,电力局局长却对省长说,这个奖牌应由贺恭来接。

    澜沧江以水流湍急、狂暴不羁而著称,江水落差达5000米,堪称我国水能资源的“富矿”。如何开发澜沧江,造福人民,这是云南人民的梦想,也是全国几十万水电工作者的梦想,更是贺恭渴盼已久的梦想。

   1985年,一大批水电建设者浩浩荡荡开进漫湾,大峡谷中的隆隆炮声掀开了人类征服澜沧江的历史画卷。而高擎大旗走在最前面的,就是被水利电力部党组和省委、省政府任命为漫湾水电站工程管理局局长的贺恭。

八年,近三千多个日日夜夜,他憋足了劲儿,一心一意搞漫湾。从施工准备、大江截流、主体工程施工、机组安装以至移民搬迁……他完整地组织领导了这个大型水电站工程建设的全过程。大脑的那根弦,始终绷得紧紧的,不敢有丝毫松懈,八个春节,有六个是在工地上与工人度过的。

贺恭率领几千名建设者用心血和汗水在漫湾水电站谱写了一曲曲壮丽的凯歌——提前一年实现大江截流;连续五年安全度汛;制服左岸边坡大坍滑;主体工程施工连上新台阶,并大步跨入全国先进行列。1993630日,按预定时间,第一台机组投产发电,向党的72岁生日献上了一份厚礼。李鹏总理欣然题写了“漫湾水电站”五个大字。

  27个春夏秋冬,27个寒来暑往,南国的江河已融入北疆儿子的血脉,染白了他满头茂密的黑发,贺恭把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漫湾,献给了云南人民。多少个春节之夜,妻儿倚门,引颈期盼他回家吃顿团圆饭;父亲临终前也未能了却见儿子一面的最后心愿。当他穿越万水千山匆匆赶回时,在父亲灵前长跪不起,任凭泪水打湿膝下的土地。老母牵挂他,他思念老母,母子遥遥相望,书信、照片是彼此慰藉的方式。1992年,省委、省政府将“云南省劳动模范”的荣誉给了他。1993年,他又被云南省各族人民推选为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三峡工程是中国历史上自建长城以来最伟大的工程”(邹家华语)。伫立在奔腾不息的长江岸边,50岁的贺恭心潮澎湃,任凭江风吹乱他的头发,浪花打在他的身上。此时此刻,这位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领导班子中最年轻、而且是惟一从湖北省以外调入的水电建设管理专家感到庄严甚至沉重。“高峡出平湖”,举全国之力建设的世界第一大水电工程,把在一线组织和实施工程建设的担子压在了他的身上。无疑,这是历史、是民族赋予的使命,是党和人民对贺恭的信任。

1997118日三峡工程大江截流,这不仅是对三峡工程阶段性成果的检验,是关键性、里程碑式的重要一环,而且是继71日香港回归后中国人民的又一件大事,兼具经济和政治的双重色彩。

贺恭作为大江截流的常务副总指挥,即现场总指挥,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虽然大江截流是每个水电站的准备阶段与主体工程衔接的必不可少的程序,虽然他经历了以礼河、西洱河、漫湾三个水电站的建设,可三峡的大江截流,那是过去所有的经历、所有的压力加在一起也不能相比的。为确保截流成功,做到万无一失,让中央领导、让全国人民目睹大江截流的壮观场面,他殚精竭虑,提前做了非常周密充分的准备。

  没有天生的水电专家。贺恭的成功,在于他对水电事业的执著和忠诚,在于他把其中的每项任务都看作是挑战并勇敢地接受挑战,在于他手、脚、脑、腿勤奋并用。繁忙的工作之余,贺恭撰写了《略论三峡工程建设管理和市场经济运行的十个关系》等一批有影响的论文,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他以扎实的工作作风,带动感召影响着年轻干部,他调动之后,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成长起来一批年轻干部。

个人一生中,难得中央领导的任命书,而得到共和国两任总理颁发的任命书的,更是凤毛麟角。但贺恭荣享其誉。199376日,国务院总理李鹏签署了“任命贺恭为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副总经理”的任命书。
根据国家电力发展的需要,党中央决定,调任贺恭为国家电力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200226日,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签发了任命书。

高龄老母多么希望儿子天天守在自己的身边,儿子又何尝不想与母亲共享天伦之乐?但,肩负重任,身不由己,南方要建水电站,北方要上风电场,与埃塞俄比亚的合作项目等着他去洽谈,援助柬埔寨的项目等着他去剪彩,中国的电力如何走向世界的问题占据着他的脑海……他擦擦发酸的双眼,心中暗道:母亲,儿子不会让您失望;家乡,我不会给你丢脸。


本文网址:http://auto.whut.edu.cn/web/xy/show.asp?id=12
上一篇:没有资料